澳门新葡新京5475
个人资料
曾清泉
曾清泉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29,627
  • 关注人气:4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新葡新京5475
正文 字体大小:

教学教育随笔:陈佩斯的教子观

(2020-06-26 12:31:40)
标签:

陈佩斯的教子观

分类: 教学教育随笔

著名表演艺术家陈佩斯,只有一个独子,但他教育孩子是相当严格的。孩子10岁,就将他送入一所普通寄宿学校。他说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这句话没有过时。他说他“老爷子”用棍棒打过他,有了孩子,他效法“老爷子”。他说了理由:孩子小,不懂是非好坏,一打,记忆就特别深刻。他说,也不能老打,得打在理上,让他明白他的不对。

我想,只有今天,在言论比较自由的今天,才能听到这有关教育子女的不同声音。解放后,我们在学校教育上,废除了打骂体罚学生,而在家庭教育上,打孩子也无形中被废除了,至少是不敢理直气壮地说,教育孩子,可以打!

打,当然不是教育孩子的唯一方法,也不是最好、最佳方法。打,要注意把是非曲直向孩子说清楚,不要因自己的郁悒而迁怒于孩子,不要因怒气上冲而打孩子,为防失手,最好备根篾条儿,只打手脚和屁股。可能有许多家长,对于孩子从来不用打,而把孩子教育培养得很好。但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,若问他(她):你打过孩子没有?如坦白直言,恐怕要说:打过了!

在我的记忆中,我的父亲多次打过我,当然,有些打骂,今天看来是不必要的,有的是误打误骂了。但他对我的两次打,我至今仍觉得很有必要,而且很感激他的打。也不知哪里学来的,向谁学来的。一次是老是眨眼睛,父亲见了,打我了!一次是老是吐口沫,父亲见了,打我了!试想,若不是父亲的打,我不是要把眼睛一直“眨”下去,把口沫一直“吐”下去,那我都成了什么人了?!父亲一打,我很快就改了!这能不感谢父亲的“打”吗?

“孩子小,不懂是非好坏,一打,记忆就特别深。”这就是要“打”的原因,他(她)不懂事呀!而老天让我们诞生到这世上来,却谁都有“不懂事”的时候。就鲁迅先生说过的那样:我们下地的第一声啼哭,绝不会是一首诗。……

我有了孩子后,我也打过孩子。但于今想来,有偏颇。那就是在他好玩、玩到生命有危险时,才打他;否则更多的是“宠”,是“溺爱”。我有两次打过孩子,记忆犹新。一次孩子放学后,没有回家,跟同学到他家,在没有围栏的“板棚”上奔跑。“板棚”,是用石板条搭盖的屋顶。我上了石梯,见孩子跑在缘边上,我魂都吓飞了!如若失脚,掉到底下,岂不变成肉饼?!我不敢大声呼喝,生怕这突如其来的呼喝,使他一下子惊吓,掉到墙底下去了!我轻轻地呼唤他,待他走到我的身旁,才狠打了他,告诉他:你不要命了!

还有一次,也是放学后,孩子没有回家。我在乡村里四处找他不着,后来有人告诉我:你孩子在那里吊秋千呢!我心里好生奇怪:这乡镇里,哪来的秋千?原来,他与一个小同学在一棵树的枝桠上,系上粗麻绳,麻绳上垂挂着一块踏板,他手握绳子,脚踩踏板,摇来荡去玩得正欢呢!

我细瞧,好险呀!绳子没有系紧树杈,树枝是软树枝,踏板也松松垮垮,一不小心,就会把身子摔出去、掉下来,而旁边尽是人家运来待建的棱角锐利的大石头;我将他“诱”下来,然后揍他一顿。

我承认,我在教育孩子上的失误,保护孩子的生命安全,这仅是“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”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呀!我忽略了!我们忽略了!我们夫妻都是大学生,都是从贫穷的家庭中走出来的,在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,也培养了不少人才;我俩又分别教不同学科,一个教语文,一个教数学,却培养不出一个高尖的大学生来!这不是一件很遗憾的事吗?

 




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071月作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新葡新京5475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